主页 > N最生活 >许高庆的「噜啦啦」人生:迎接哑巴团的晚会,反而让我学会手语 >

许高庆的「噜啦啦」人生:迎接哑巴团的晚会,反而让我学会手语

2020-08-06


近日,因为救国团着名营队「曲冰拓荒队」领队误信山区民众报路,导致包括学员共13名年轻人受困峭壁,直到凌晨才由消防队与救国团搜救队联合完成救援、脱困的事件,不仅再次引发大家对登山安全问题的注意,甚至引发救国团是否为国民党附随组织的抨击。

笔者在高中时代也曾经参加「曲冰拓荒队」,不但因而爱上山林,甚至,受山上那群服务员们的热血精神感召,上了大学后,也特地报名参加救国团服务员的甄选,顺利完成一年的受训、穿上象徵荣誉的橘色制服后,正式成为「噜啦啦」(该服务团队暱称),开始加入服务的行列;从高中的学员身分,到成为正式噜啦啦服务员,期间所学,可说终身受用不尽。

也因此,看到新闻只针对领队与主办单位单方面批评与指责的报导,却不从正面角度分析背景,感到相当遗憾;恰巧,最近专访过一位也是噜啦啦出身的名人,因此,希望能以藉此文,为这个以热血服务闻名的团队发声,希望大家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条船,从此否定这个救国团服务团队的价值。

本文原标题是:「你带过最特殊的团是什幺团?」而说出「哑巴团」这段特殊故事的主角,是现任「台湾国际观光救援服务协会」的许高庆先生。

被学长推荐,展开许高庆的噜啦啦人生

话题是从一场新春聚会开始的。

「啊你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借钱的样子啊!」

噜啦啦的聚会上,Lu3(噜啦啦第三期服务员)许高庆悠悠说着一段求学时代的好友,偶尔会到台北来投靠他、向他借钱的往事。

圆桌席上的噜啦啦好友,对于许高庆面对老友不好意思拒绝的窘境,不但不感到意外,反而还调侃起他:「你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借钱的样子。」这当然不是暗指许高庆是个家财万贯来的,而是许高庆良善的形象,深植人心,的确就是个不懂怎幺拒绝别人的慈眉善目。 

的确,身骨清瘦的Lu3许高庆,温文儒雅,颇具儒士之风;都说相由心生,许高庆性格底蕴里的温良恭俭让,明明白白地就写在他那双如海绵般愿收天下之水的眼里,因此担任「中华民国旅行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秘书长十多年期间,不仅在旅游本业拥有极高人气,协调产官学的专业能力,更是普获各界肯定与讚誉,即使后来因为健康因素请辞秘书长一职,却至今仍是业界许多部门里德高望重的顾问,如此口碑,完全不令人意外。

天性散发的谦卑与潜藏的领导魅力,让他在1970年被同是淡水工商观光系的学长、Lu2林定三挖掘出来,直接推荐到当时还没有「甄选制度」的噜啦啦服务。

被芒草割伤、蠕虫钻肉的深山探秘

说起那些在山上的林林总总,即使已经是40几年前的往事了,许高庆至今历历在目、彷如昨日。

身为噜啦啦创始早期的服务员之一,开山、闢路、找水源、拉水管,这些如今听起来像是蛮荒时代、原始人求生的画面,对许高庆而言,却是一桩桩亲身经历的难忘回忆、一篇篇精采的人生扉页。

许高庆记忆犹新,说起1972年、专二那年暑假,当时他与驻站伙伴们,在当地原住民与农民的带领下,一伙人穿山越岭、寻找水源,一路是怎幺披荆斩棘、「开天闢地」走过那些深山丛林,后来又是怎幺回到驻站的,身心俱疲的当下是一个浑然不觉,直到晚上洗澡时,当水流滑过身躯时,竟是阵阵刺痛,这才发现,双手双臂,处处都是芒草割过的伤痕,其中甚至还有一只不知名蠕虫,在手肉里钻着,许高庆大惊,赶紧喊来伙伴,大家急中生智,用香菸将虫灼死,这才回神。

听着许高庆慢条斯理的描述,大家不免心惊胆跳,在卫生环境还非常落后、医疗设备也还不十分新颖的那些年月,若非一股赤诚的服务热心与一颗人不轻狂枉少年的「憨胆」,应该早就打退堂鼓、视「噜啦啦」为洪水猛兽、避之远走了。

在如今资讯发达的时代,手机已经成为大众休闲,只要待在家里,不用出门就可以拥有自己的交友社群乃至发声平台,几乎进入一个人人活在天天低头滑手机的宅时代,还有多少弱冠少年,愿意像这群快乐的傻瓜一样走入山林接受大自然的呼唤、愿意进入偏乡服务自己的土地呢?

许高庆接着说到自己担任噜啦啦服务员期间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许高庆的「噜啦啦」人生:迎接哑巴团的晚会,反而让我学会手语
许高庆当年与同期伙伴在山上的合照|
散播欢乐散播爱,「哑巴团」的噜啦啦活动

当时,身为中横健行队「洛韶」驻站服务员的他,每天主要的工作,除了接队、送队外,就是準备晚会了,这天的晚会,通常是健行队的高潮,不仅让学员在白天艰辛与单调的健走后,可以享受欢乐派对作为当天的犒赏,也能为隔天展在眼前的后半段行程累积能量。

噜啦啦服务员的看家本领,就是带活动,除了散播欢乐散播爱给参团的学员外,也藉此训练学员的团队精神与凝聚团队的向心力,因此每到暑假,洛韶山庄每天晚上总是很吵、很热闹,欢乐笑声连住在附近工务段宿舍的荣民与荣眷都能听到。

然而,有那幺一天晚上,却听不到什幺欢笑从洛韶山庄传出来,整个晚会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到底发生什幺事了?连早已习惯夜间热闹的邻居们,都十分纳闷。

其实,早在许高庆与驻站伙伴前往半个小时路程外的山路準备接队时,远远就看到这整个队伍都静悄悄地,就连随团领队也是用手势指挥学员哪里应该靠边走、那里可以停下来休息,原来那竟是一个「哑巴团」,所有学员都有或轻或重的听障问题,全团都以手语沟通!

这下,许高庆和驻站伙伴都傻了,这晚会要怎幺玩啊?别说团康不知怎幺带,就连最基本的山中噜歌也没得唱了。

危机就是转机,透过两位有专业手语能力的随团领队居中沟通,许高庆随机应变,当晚,他将整个健行大队分成几个小队,让他们自己讨论表演内容、自由发挥。

所谓「做中学」,所谓「教学相长」,许高庆那晚不仅因此跟着这些哑巴学员学了一些基本手语,后来甚至又自己到手语学校上到中段班,为自己增添新的语言专长。

噜啦啦精神:「文武青年」许高庆

就是用这样一双海绵般的眼睛看世界,所以,许高庆总是抱着谦卑精神学习新事物,在将他所知的世界尽收眼底后,又抱着噜啦啦的服务精神,热情地贡献出来。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淡水工商观光系毕业后,许高庆从国宾饭店的柜台服务员做起,将自己在噜啦啦所学,结合观光科班的专业与能量,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还未开放观光的那个时代,许高庆从国民旅游做起,带团出游时,把旅友团员当作上山健行的学员,每次出团,总是有声有色,总能获得满堂彩;许高庆也因此曾获当时的救国团主任蒋经国亲自颁发全国大专优秀青年代表,被称为「文武青年」,也就是文武双全的意思,这头衔可说当之无愧。

从事旅游业40余年,许高庆在业界有拼命三郎之称,也因此为自己拚出产官学界沟通无碍的口碑,专业能力备受肯定,担任「中华民国旅行商业同业公会全国联合会」秘书长十多年,表现优异、德高望重,直到2014年,由于肝脏肿瘤问题,才以健康因素,提出请辞。

当然,如此人才,即使卸职,仍为业界倚重,期间前来请益者,依旧络绎不绝,时值陆客来台旅游的高峰,因此,许高庆也义不容辞参与陆客来台的紧急救援事务,许多与陆客有关的紧急旅游事务,几乎都可以看到许高庆的身影,就连2016年陆客火烧车造成24人死亡的事件,也是由许高庆协助处理善后。

在这许多紧急事件服务的过程中,许高庆再次发挥噜啦啦「做中学」的精神,了解国际观光旅游紧急救援的重要性之后,在健康允许的情况下,继续站上旅游业界峰顶,为大家服务,于2017年成立的「台湾国际观光救援服务协会」里,担任首届理事长。

如今,大家依旧经常可以在新闻上看到许高庆的名字,许多与旅游相关的议题,产官学各界,至今倚赖许高庆的意见与评论,就在本文撰稿的2018年二月初,恰巧发生花莲地震事件,就连老字号统帅大饭店也给震塌了,当时,赶在第一时间前往现场指挥陆客紧急救援事件的,也正是许高庆!

当初激发许高庆旅游专业本领的噜啦啦前辈与团队,或许也都没想过,噜啦啦当时的训练,可以绽放出如此灿烂的火花;很多人都说,噜啦啦影响了自己的一生,Lu3许高庆正是其中之一。

许高庆的「噜啦啦」人生:迎接哑巴团的晚会,反而让我学会手语
许高庆(右一)与林定三(右二)于2018年初, 联合接待日本山形县知事吉村美荣子(左三),作者(左一)与他们合影。|
愿意留在台湾本土服务奉献的年轻人,更值得我们嘉许

不可思议的一日噜啦啦、一世噜啦啦情缘是,40多年过去,许高庆与当初的贵人学长Lu2林定三,至今维持密切联繫,两人都学以致用,各自在不同的旅游观光领域里发光发热、互相拉拔;就在2018年元月底,当林定三接待亲自到台湾推广日本山形县特产的山形县知事吉村美荣子一行时,许高庆也随侍在旁,协当顾问;如此历久弥新的友谊,看在身为晚辈的笔者眼里,实在感动,男女爱情间的所谓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也不过如此吧。

其实,不只许高庆在事隔多年后,依旧肯定噜啦啦的训练影响了他的一生,就连前考选部长董保城、前台北市立动物园长叶杰生、知名作家张大春、乃至知名艺人张善为,都曾经在年轻时代经过噜啦啦训练,他们也都至今肯定,从人格养成、口才训练、角色扮演、危机处理、乃至进入社会后的职场应变能力……噜啦啦在自己的一生中,佔有不可抹灭的地位。

因此,在这次噜啦啦领队因为误信居民报路而使学员受困峭壁险境的事件中,在指责整个团队的专业与沟通协调能力不足外,也请肯定这些服务员秉持当个「快乐傻瓜」的服务初衷,不要给予过多责难。

如前所述,在如今少有年轻人愿意走入台湾偏乡、服务本土的时代,这些还愿意留在台湾奉献的年轻朋友,实属难得,毕竟,现在出国参加NGO服务的机会很多,几乎已成年轻人的流行趋势之一,还愿意留在台湾本土奉献的,更值得我们嘉许呀!

文末,透露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祕闻,留着噜啦啦血液的许高庆,至今热爱山林,2017年,还以67岁高龄之姿,登上日本富士山追寻人生的第二春,热血啊!噜啦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