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生活圈 >许魏洲 巴黎此刻 >

许魏洲 巴黎此刻

2020-08-06


许魏洲 巴黎此刻 『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这是普普艺术家Andy Warhol的一句名言,有人解读这是他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预言,也有人认为他预见了我们这个时代传播的疯狂。然而,许魏洲却从这句话中,读出了命运和机会赋予每一个人的希望。
 

六月底正是巴黎一年中最热的几天,Louis Vuitton把2018春夏男装发布的秀场选在了巴黎皇家宫殿(Palais Royal)的室外。气温徘徊在四十摄氏度左右,打破了巴黎五十年来的高温纪录。明晃晃的阳光直直打在地上,当许魏洲站在外场黑白色条纹石头柱前的时候,已经有一种快要融化的感觉。然而当他坐下,听到音乐响起来,他突然觉得,心一下静了,四周也清凉了起来。

许魏洲 巴黎此刻

算起来,这是他第三次因为工作来到巴黎,节奏依然十分忙碌。淩晨五点飞机落地,前往酒店化妆、挑选衣服,所有的工作就这样劈头盖脸地袭来。他为看秀选择了一身「睡衣风」的服装,在穿上身之前心中始终打鼓:『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风格,对谁来说都挺难穿的,在这幺正式的场合穿一身并不好驾驭的衣服,真的挺紧张的。』对于许魏洲来说,穿梭在异国的日子充满了紧锣密鼓的工作、意料之外的经历——有的时候并不仅仅是惊喜。结束了巴黎的工作,许魏洲又赶往伦敦。坐欧洲之星列车穿越英吉利海峡,来到第一次涉足的大不列颠,本是一次让人期待的行程。意外来自列车上吃下的生牛肉,到达伦敦后,许魏洲就开始上吐下泻,为此不得不中断了预先安排的拍摄,前往医院「报到」。因为身体的意外,接下来的拍摄行程变得更为紧凑。不过最终他还是实现了自己在伦敦街头转转的心愿。在唯一休息的一天里,他骑着自行车从东伦敦出发,越过泰晤士河,来到河的南岸,路过大本钟,走进大英博物馆、逛摄政街,紧凑又让他心满意足。

许魏洲 巴黎此刻

这个忙里偷闲的惬意时光,大概也是这个少年送给自己的礼物。此番去伦敦,除了时尚领域的工作,更有自己新歌MV的拍摄。经历三个多月的筹备、多个录音棚的辗转录製、几大洲MV的拍摄,许魏洲的新专辑终于呼之欲出。往前追溯,第一张专辑《LIGHT》已是去年5月的事情,单曲〈放〉也定格在了去年12月。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许魏洲也暗自着急。『自己在原地踏步,而别人在进步,其实就相当于自己在后退。』他目睹着演艺圈残酷的更新换代,心中不免有焦灼与压力,然而却也并不愿草草了事。『戏挑了很久,新专辑也筹备了很久,就是想着好好呈现,不辜负自己。』五十多年前,普普艺术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有一句名言:『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有人解释这句话是他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预言,也有人认为他预见了我们这个时代传播的疯狂。然而,许魏洲却从这句话中读出了命运和机会赋予每一个人的希望,新专辑的构想也由此产生。他找来华语音乐圈鼎鼎有名的製作人李偲菘合作,也找到偏地下、很小众却也很有潜力的后核摇滚乐队「往生乐队」合作。在许魏洲看来,李偲菘老师的坐镇为整张专辑保驾护航,而往生乐队的加入,则注入了不服输的少年血气。新专辑将分为三个篇章陆续放出,每一个篇章都包含着不同的精神。首当其冲的第一个篇章,就是「摇滚」——不仅仅是旋律和节奏,而是摇滚的精神。专辑中,他自己创作了两支歌曲,往生乐队帮助他编曲製作了一首歌,都贯穿着摇滚的精神。

许魏洲 巴黎此刻

对这个中学就组乐队、一直心怀摇滚梦的少年而言,从踏出第一步到站在舞台中央,依赖的大概正是这种摇滚精神。很多人都对他在2016年亚洲新歌榜上的获奖感言印象深刻,他说:『有人说,许魏洲能唱歌?我就发布了我的专辑。有人说,许魏洲能唱好歌?我就开始了我的亚洲巡迴演唱会。有人说,许魏洲在国外开演唱会票能卖出去?我就在首尔、曼谷开了几千人的演唱会。谢谢你们对我的质疑,更谢谢你们对我的爱。』如果说在成为闪光灯焦点的最初,许魏洲是用一种不服输的劲头在向世界证明自己,那幺现如今,这个早已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的少年,正用自己的摇滚精神,打磨着更好的自己。

因为专辑录製的日程,我们这次採访的时间几经更改。在录音室里,对待新歌许魏洲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常常一录就到大半夜。在音乐之外,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这个世界。,也就是许魏洲生日的当天,他悄悄前往云南偏远山区的一个小学校,去给那里的孩子们上了一节音乐课。在那里,他看到了孩子们质朴而纯真的眼神,感慨良多:『大部分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打工,他们衣食起居都要靠自己。很多四、五年级的孩子除了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弟弟妹妹。他们都是普通孩子,纯真、烂漫,但是在小小年纪就背负了自己这个年纪并不该背负的生活。』今年「六一」儿童节,在北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驻地,他与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孩子交流,更印证了他一直以来的想法:『除了物质上的帮助,捐钱、捐衣服,这些孩子更需要陪伴,需要爱。』虽然力量薄弱,但许魏洲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为这些孩子带来更多的关注。就如同他在自己的歌里唱的那样:『让我变成一束光,我要爱爱爱爱自由的光芒。』

许魏洲 巴黎此刻

mu:今年你一直活跃在时尚领域,有没有什幺印象深刻的瞬间?

许魏洲:在时尚界的经历更多是开开眼界,感受设计师在一起的氛围,观察最新的设计趋势。我对Louis Vuitton2018春夏男装的时装秀印象很深,整个设计非常年轻化,Kim Jones融入了非常年轻的元素,用白色、黑色、花纹打破了品牌的固有印象。

mu:因为工作几次去了巴黎,这个城市留给你的印象是什幺?

许魏洲:觉得巴黎挺小的,所有的历史建筑都保留在小巴黎的那一个区域。从这片区域开出去六七公里,就感觉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高楼林立,有居民区,和北京、上海这样的现代城市没有什幺区别了。

mu:你现在还会有烦恼的时刻吗?

许魏洲:最近主要的烦恼是没有新的作品出来,心里当然也焦虑,但还是想把东西做好,好好呈现出来,所以戏挑了很久,专辑也筹备了很久,希望不辜负自己。关于专辑的构想其实在脑子里盘旋一年多了,最近终于有时间去具体地实施,前后也筹备了三个多月,今年夏天就会和大家见面了。

mu:影视方面还有什幺计画吗?

许魏洲:我会参与袁锦麟导演的新戏,9月开始去布达佩斯拍摄,明年上映。这是一部特工片,我在里面演特工,会有很多动作戏。

mu:今年你彻底告别了校园和学生身份,毕业季的时候有没有感伤?

许魏洲:当然有不捨,主要是同学,因为在一起相处这幺久。现在有时间我们也会吃个饭聚一聚。学校永远是最纯真的。

mu:现在看来,大学四年间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幺?

许魏洲:做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师告诫我们,学演戏之前先学做人。

mu:去年生日的时候去云南支教,今年和凉山的彝族孩子一起过儿童节,有什幺感受?

许魏洲:去年因为想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就去云南支教了,当时也没事先对外公布。感受还是很深的,他们一个年级就一个班,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很小就生活起居都靠自己。这次接触的凉山州的孩子也是这样,而且他们因为是少数民族,语言上还存在着隔阂,文化、教育也需要更多的明。因为我去过当地,看到了他们的生活状况,所以也希望多多参加这样的公益活动,能够带动大家关心这些孩子。他们不光需要物质上的明,也需要爱,光我一个人当然是不够的,我希望大家如果有能力、有时间,能够多陪伴他们。我在去年也成立了一个「光爱助盲」基金会,希望用自己的力量,给盲童更多的爱。

许魏洲 巴黎此刻




上一篇: 下一篇: